当前位置: 首页  >  作品聚焦
在钱江潮中寻根——读俞梁波长篇小说《大围塗》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28日

    从古至今,治水方面我们对祖先在天灾面前表现出的隐忍与抗争感慨唏嘘。历史上,钱塘江以潮水闻名,但是,钱塘江却并不是一条温和的大江,潮汛期,凶狠的潮水不期而至。曾经,这条喜怒无常的母亲河让多少老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却又束手无策:据历史记载,钱塘江“坍江”是常事,后举全县之力围海造田五十二万亩,使三百五十平方公里的滩塗变成良田-----这就是萧山围垦,它是萧山父辈们用血汗换来的硕果!俞梁波的这部气势磅礴的小说以史诗般的画面呈现了“人类造地史上的奇迹”,立体而真实地追溯了“奔竞不息 勇立潮头”的萧山精神的源头所在,这种精神并未随着历史的走远而消弭,反而在耳畔越来越清晰警醒。一个有情感温度,思想纵深的作品跃然纸上。俞梁波有着对历史的冷静观照,对人性的深刻触摸,对情感的细致体察,一个作家的时代使命感与责任感可见一斑。

    由麦家、马原、格非、艾伟、徐则臣联合友情推荐的长篇小说《大围塗》。分上下两部,六十万字,讲述的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一个特定历史时期下,萧金县围塗治江的故事,全书设置四十一章,冥冥之中有着对坍方后四十一条生命的祭奠和悲悯吧!书中所写的钱王江即现实中的钱塘江,一开头满目疮痍的灾区现场迎面而来:潮水冲破堤坝肆虐,宁和公社首当其冲,成为受灾最严重的一个公社。灾民声嘶力竭地呼喊,无数草舍瞬间淹没,一个个扣人心弦地场面全景式拉开接下来围塗治江的大幕。公社书记汪阿兴带领众人治水,置身一穷二白、人事复杂的境地,屡战屡败,几经波折,不辱使命,最终举全县之力大围塗,实现了战胜自然灾害的“长征”。绝望与重生,挫败与成功,误解与冰释,在大围塗这一造地史奇迹中各色人等一一上场,这些小人物在时代的洪流中挑石筑塘,翻开了这页血有泪的历史篇章。

    说起创作初衷,俞梁波把它归结为一种情怀,一段历史,一份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热爱和依恋,或者某种反省。从二O一一年起,这种情怀像他无意中种下的一颗种子,历时七八年。尤其到了后期,这颗种子日渐成长,仿佛成了一个盘踞其体内的一个瘤子,四处游走,逼迫着他不得不提笔写来。这种背负是他心中一直需要呐喊喷发的情感:萧山人坚韧的精神,笃定的坚守。

    与俞梁波以往作品不同的是,《大围塗》选择了另一种叙述方式,以对话的方式推进小说叙事是吃力不讨好的,成片的白描代替了想象语言、叙述语言、评论语言,密集的人物对话,需要作者具有更大的情节操控力、人物把握性。平淡质朴的语言的适时安排支撑着故事发展的脉络;更需要扎实的生活、正面强攻式的勇气和内心的定力。它迥异于报告文学宏大叙事和史诗语言,它的语言质朴,不追求形式的华丽和宏阔,以微见著,平凡之中彰显张力。

    除了叙述方式,在叙事特征上,整部作品虽然是虚构的,但是它基于一个庞大的历史作为背景,参照真实历史,给读者尤其是亲历过那段历史的读者出离现实又深陷回忆的真实感和现场感,这种被称作“第四类写作”——非虚构小说的记录性叙述,以及它的现场感、真实性,满足了读者的需求。

    《大围塗》是一部英雄的史诗。汪阿兴一个事业狂人,一个感情侏儒,一个看上去粗线条却心思缜密的人;老铁头,深谙职场之道苦于无力改变,意图借力东山再起,本性正直却常常暗自盘算自己的小九九;一腔热血却容易冲动、泼辣的援灾医生胡慧丽;就连近乎完美的方医生,她也在与胡慧丽起初的对话中说出“你是城里人,比我们金贵”这样狭隘的话来。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缺点,但人性中的缺点反而成就了人物的丰满和真实。他们随着小说与读者一起成长,小说中人物的成长,是一种自然状态下的成长。作者给一个个小人物“树碑立传”,是对英雄的致敬,是对那段岁月的铭记,更是给那个时代的奋斗者和牺牲者创作历史的纪念!

    这部英雄的史诗里还布满着一道道感人至深的情感沟壑,以汪阿兴和方医生的爱情为主线生发出来的情感线。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人们的感情讷于表达又害怕表达,一有不凑巧就要被组织叫去谈话,被别有用心的人当做典型反映上去。作者对汪方二者的爱情描述是含蓄的、收敛的、克制的,汪阿兴既有内心的自卑又有儿子拖累的顾忌,不敢向方医生传达爱意。方医生以一个传统女性的身份默默地守候的这份爱情,这种纯纯的爱令人动容,心向往之。可当方医生去世的时候,尽管得到了汪阿兴的爱,却也失去了彼此。也许正是这种遗憾,让后半部中汪阿兴不顾困难反对,依然大胆表达对胡慧丽的爱,最终赢得了爱情。除了这个爱情主线外,鲁阿牛一家对丁玉洁收留的乡亲情,鲁伟潮、徐定强、丁二南一波三折的兄弟情,汪阿兴与老铁头并肩作战又斗争不断的同事情,都如潮水暗涌不断,构成了丰富而有层次的故事肌理。

    《大围塗》里每个人物都永远在历史的潮水中鲜活,而我们后人也将永远铭记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小说中四十一个乡亲死了,方医生死了,老铁头死了,拖拉机手死了,让读者内心拥堵。连俞梁波也不无动容地说:“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流过泪水。这几乎不太可能,但确实发生了。”正是这些为那段历史付出的代价,我们更应珍惜现在的生活。让年轻人可以寻找到根的所在;中年老人可以重温激情燃烧的青春;让更多的读者寻找到其中相似的情怀。

文/朱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