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作品聚焦
一幅生命郁勃的草根文化画卷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3日

    生活细节往往能够现出历史巨变。从原来去邮局邮发信件至目前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快递,短短20多年里,迅速崛起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快递大国”。面对这一奇迹,朱晓军进入深层追问:“这些‘没有文化’的农民是如何在缝隙中生存,在艰难中发展,在机遇中腾飞的?他们如何行走于快递江湖,创造世界快递史上的奇迹?”这一问题具有鲜明的问题意识。朱晓军的长篇报告文学《快递中国》对此进行了深入解码。他饱蘸着带有时代感、历史感与命运感的笔墨,为草根文化描绘出一幅生命郁勃的画卷。

   《快递中国》敏锐而精准地捕捉到两个发展时段的背景:一个是1993年中国民营经济起步阶段,一个是21世纪新媒体语境下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期。中国当代史上这两个划时代的时间点决定了中国民间快递业的运命:前者催生了中国民间快递业的破土;后者则借助新媒体的力量,使草根阶层释放出巨大的生命活力,以锐不可当之势,与政府快递业形成良性有序竞争。中国快递业发展史上很多的秘密都隐藏在这里。新媒体不仅是一种载体,还是一种生产力,它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关系。朱晓军凭借自己的历史敏感和现实敏感,对此作了精准的再现与剖析!同时,作品也显示出强烈的历史感。桐庐是中国快递业的发源地和大本营,桐庐的文化和历史,也反映出中国农民的文化变迁和历史变迁。桐庐县的聂腾飞、陈德军、赖梅松、喻渭蛟所书写的快递业小史,既是一种崭新的时代现场,又扎根地理文化岩层之中。传统文化中的“仁”“ 义”“ 礼”“ 智”“ 信”等文化观念与今天吃苦耐劳、脚踏实地、勇于创新的浙江精神,具有内在相通的历史逻辑。

    人们对报告文学的理解往往过于简单化,认为报告文学是一种介于新闻报导和文学作品之间的文学样式,是用文学手段处理新闻题材的一种文体。在一般人的眼里,其“文学性”又被简单化地理解为文学手法,而没有视为文学自身的属性。文学性只是“文学手法”吗?报告文学的“核心”究竟是“新闻性”还是“文学性”?事实上,文学性的要义不是具体的手法和手段,而是文学所蕴含的文学理性和对于“人”的关切。高尔基说:“文学是人学”,报告文学也要把“人的命运”放在重要位置。朱晓军这部《快递中国》之所以具有丰富的艺术魅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于人的命运的观照而洋溢的人文关怀。特别是赖梅松感人的人生经历,给读者带来的思索空间非常广阔。赖梅松祖祖辈辈是没有文化的农民。他的父亲不到10岁就辍学了。初中时代的赖梅松在80多人的班级里名列第2,却以3.5分之差落榜高中入学考试。当8月30日电视机播报中小学生新学期报到的情景时,“这犹如海啸将赖梅松的内心摧毁,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遭受中考重创的赖梅松,不得不为了家庭生计而辍学,那无法交付的200元学费就成了他心灵永远的痛。赖梅松的经历,也是整个农民阶层命运的缩影。这群探索民间快递出路的先行者和中坚力量,都是在民间底层滚打摸爬中长大,他们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敢于挣脱现实束缚,为改变自身命运和农民命运而不懈努力。把赖梅松跟联邦公司创始人弗雷德里克·w.史密斯做一个简单比较,作品的命运意识就更明细了。朱晓军在书中写道:“人生下来就不平等,有的人离罗马很远,有的人离罗马很近,还有的人生在了罗马。”如果说赖梅松的“中国梦”是从大山里酝酿的,那么,史密斯则是天空里的追梦人。他是一个疯狂的冒险家,1965年在耶鲁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他先知先觉地做出判断——未来计算机主导的商业物流必将取代传统物流——然后决断地创办航空快运。同样是胸怀梦想的年轻人,一个蛰伏贫瘠的大山,祖祖辈辈是农民;一个拥有良好的高等教育,出身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城的运输世家。这样一对比,则更凸显出命运的残酷与中国底层命运的坚韧。

    这些草根底层之所以能够成功,在于“草根文化”蓬勃浓郁的生命力。金任群说:“一群都没有受过很好教育,也没有什么经营和管理经验、没有任何政府背景和资金来源的年轻人却各自建立了数十亿产值的庞大帝国靠的是什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文化,正是这种带有强烈的地域特性的文化成就了‘三通一达’,也正是这种文化使得‘浙江系’快递企业被邮政管理局认同和尊重。”他们的成功不是由于高级精英的顶层设计和规划,而只是源于朴素的生活信念和吃苦耐劳的品质,一步一步成为善于经营与管理的农民企业家。这种文化可以概括为“草根文化”。草根文化,既接续了传统文化中各个阶级和阶层所认同的普适性观念,如“仁”“ 义”“ 礼”“ 智”“ 信”,体现了家族文化和宗族文化,同时也包含了底层天然形成的情义江湖、精诚互助等民间文化。《快递中国》呈现的草根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维度——人文关怀,颇引人注目。赖梅松的中通公司成立了中通网络互助基金,以保障这些底层员工的利益和家庭稳定。还发起“亲情1+1”福利政策,每年给员工的父母发2000元红包(公司出1000元,员工奖金出1000元)。书中的家庭伦理和孝心亲情,读来令人动容,既彰显出传统美德的延续,又显示出新农村建设中的道德型塑。

    朱晓军这部《快递中国》显示出报告文学的文体品格——鲜明的文学理性。关于理性大致有两种:科学理性和哲学理性。科学理性关注当下,强调日常生活;哲学理性关注星空,强调形而上的思考。文学理性介于科学理性和哲学理性之间。《快递中国》从快递团队的日常生活出发,包括他们的喜怒哀乐,滚打摸爬,又深蕴着关于时代的宏大叙事,抵达了时代高度。日常生活的真切与感动,时代理性的议论与思考,紧密结合。作品以赖梅松、陈德军、聂腾飞、喻渭蛟等创办的中通公司、申通公司、圆通、韵达等四家公司,设计了四条相互交织的线索,网状艺术结构,有条不紊,既有栩栩如生的存在感、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感,又显示出历史腠理的发展走向。朱晓军正是凭借强大的文学理性,对快递中国这一现象进行了透视。他对于文学理性的追求,也是20世纪80年代全景式报告文学的理性精神在现时代的一次成功回归。                                                                                                                            

                                                                                                                                                          赵思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