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直属协会资讯  >  戏剧家

玲珑戏里玲珑心—— 简评越剧《玲珑女》(黄文狄)
  •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1日    字号【

不知将杭州越剧传习院演出的《玲珑女》作为“西湖之春”艺术节的收官之作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依我之见,这部颇具实验性意味的新剧倒真适合“压大轴”。此剧结合了话剧编排模式,融入了法语念白、西洋打击乐等新鲜元素,足使观众耳目一新,大饱眼福。

不过细细想来,戏中“玲珑镇流传三百年的扇面美人传统”终要面临新文化、新思想的挑战,且抛开儿女私情的纠葛,我认为这出戏想要留给观众的思考或许比想象中要沉重得多。玲珑镇的美人团扇只是一个小小缩影,变或不变的革新浪潮无论置放于何种传统文化之中都可能福祸双至。若从这层主旨反观全剧,会发觉有一股“新与旧”的对抗场力自然地将观众引入到情节当中。

不妨就先从情节谈起,显然,编剧在情节设计上下了苦功,其精巧细致,可称玲珑。由于矛盾冲突的巧妙构思,剧中几对主要人物间的张力更被凸显而出。以刘玉指和袁小照为例,一个愿为报答养育之恩甘做扇面美人牺牲自己一十二年青春,一个愿为青梅竹马共结连理之约苦守一十二载流年。两个痴情人为玲珑镇三百年流传下来的“选美”族训,一个欲进,一个求退。编剧处理的巧妙在于,这种冲突能带来强烈的戏剧性效果,尤适合被用作开篇。故开场时,刘袁二人在桥边的对唱可说是为全剧开了一个好头。一来这两人的感情冲突势必引出后续的对垒阵营,剧中“由点到面”的人物对抗关系则可由此展开得合理自然;二来刘袁二人看似“互相成全”的对抗,实为全剧定下了悲剧色彩的基调。且从剧情发展来看,刘玉指甘做扇面美人原还为的是寻找生母,袁小照也非毫无抱负,而是想成为最出色的画师,不得不说如此设计令人有种意外之感。难得的是,编剧尽管交织了多条人物关系,但仍能游刃有余地将主要剧情贯穿起来,由扇到人,由人到情,层层叠叠,布置有序。

此外,我认为这部剧在人物塑造上同样可圈可点。尤其是编剧能够较好地创作出剧中人物的复杂性,使角色更饱满生动。比如刘玉指知恩图报,可为了做最美的扇面美人甘耗青春,让人难以决断是愚是孝;袁小照痴情可嘉,却因受传统礼教桎梏,不够开化,行为处事上亦显软弱;秋洗月留学巴黎,受西洋文化熏陶,思想上开放进取,但又有些过于冲动,不懂变通;秋莲蓬身为一族之长,浸淫礼教祖训,有封建家长骨子里的阴鸷之气,可他对旧爱的钟情守护,又令人为他背负使命的无奈,断情绝欲的痛苦倍感唏嘘;金双枝改名蝶姐,于绘影楼里蒙面藏身十八年,隐忍执着,可这种自我牺牲又令她哀怨气结,冰霜冷酷。剧中人物没有典型的好坏之分,在我来看十分高明。传统文化与时代风尚本就难以立判高下,而编剧将这种复杂性很好地嫁接到剧中人物的复杂性之上,所以那股“新与旧”的场力不仅将观众带入到情节里,还将其置入到角色当中。

不过,既然是新戏新作,难免还存在一些瑕疵。纵观全局,虽然玲珑精致的情节线以及人物塑造令人信服,但我以为在剧情节奏上还能再更进一步。加入了过多的新鲜元素,反而使剧情中段显得有些拖沓冗长。比如秋洗月与秋莲蓬在祠堂对峙那场戏,观众可能前一秒还沉浸在秋洗月发誓要“毁掉绘影楼”的豪气当中,并期待两人的冲突对戏,可接入的却是秋莲蓬唤管家邀历代扇面美人为扇商作展,视觉上舞美有余,逻辑上则不够合理。此外,为交代剧情,剧中有较多的独幕片段,可总让人感觉有些不够简洁。比如金双枝(蝶姐)在房内诉说心中往事,虽然其情哀怨凄迷,但交代的内容不多,伏笔却埋得过深。使后来金双枝与秋莲蓬二人相会互诉衷肠的情节显得有些突兀。另外,结局时绘影楼因年久失修遭暴雨将塌,本应令全剧推向又一高潮,但最终只是以秋莲蓬宣布自己的女儿刘玉指为玲珑扇第十九代传人收尾,有些过于潦草。若能在剧情上再压缩调整,这出戏必将更加出彩。

剧中刘玉指要袁小照保持的那颗“玲珑心”不仅是痴情相守的信托,还是要他钻研画意,早日成为最佳画师的坚定信念。我以为这颗“玲珑心”其实也是全剧的内核,玲珑镇族人如何延续玲珑扇的传统,置换到眼下现实,亦是对我们的无声发问。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得以生存,并延续生命的有力保证。面对文化传承之重,我以为“取其精华”的口号更应付之实际行动。而这个民国时期的故事到底有何启发作用?或许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