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直属协会资讯  >  戏剧家

旧曲新绎情未央——越剧《汉兴未央》剧评(黄文狄)
  •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1日    字号【

余杭小百花越剧团演出的大型越剧历史剧《汉兴未央》虽被冠以新戏之名,然其剧情实与《汉文皇后》并无太大差异。三十四年前由上海越剧院推出的《汉文皇后》获得了文艺界的一致好评。现在,编剧张波将其旧作略加修改后重新搬上舞台,从观众反馈来看,新剧依然十分成功。

新剧在角色姓名上作了调整,如窦姬的弟弟窦广平现被改为窦天意,奸商赵通被改作了孙通;在剧情上,则主要删去了窦姬被册封为后之前的经过,以及精简了窦姬上朝堂为弟求情和群臣生祭窦天意这两幕戏。早前曾听闻,家乡的草台班子因演出《汉文皇后》而招惹村民不满,愤愤离席的故事。倒不是因为演得不好,而是大家认为窦广平虽铸大错,但年纪尚小,又是受奸人蒙骗,故从情理上不愿接受他被处死的结果。而在《汉兴未央》中,这一结局仍被保留了下来。

仔细想来,村民的不满情绪倒也情有可原。正如王国维所说:吾国人之精神,世间的也,乐天的也。故代表其精神之戏曲、小说,无往而不着此乐天色彩:始于悲者终于欢,始于离者终于合,始于困者终于享。”“大团圆可说是国人的普遍审美取向。因而,我以为剧作者这种不拘泥于固有创作思路、坚持原有结局的做法,是很值得肯定的,且如此处理还令全剧多了一种现实主义的悲壮之美,可说是艺术和现实较好结合的典例。

此剧揉合了《汉书》中汉文帝大义灭亲,处死母舅薄昭和窦太后发榜寻找因幼年家贫而失散的胞弟窦广国两件事。《汉书·文帝纪》中记载道:昭杀汉使者,文帝不忍加诛,使公卿从之饮酒,欲令自引兮。昭不肯,使群臣丧服往哭之,乃自杀。这一史实应是剧中汉文帝命群臣生祭窦天意的出处。另外,在《汉书·卷九十七下》中记载了窦后与弟弟重逢时,持之而泣,泣涕交横下。侍御左右皆伏地泣,助皇后悲哀的故事,这也被化用在窦姬与胞弟朝堂认亲的情节之中。历史上,窦姬真名应为窦漪房,可在剧中并未被提及。显然,编剧有意说明此剧确有史实成分,不过仍是以虚构为主。

故而,尊重史实的观众或许会对此剧表示不满,但从艺术作品角度来说,我认为这无需诟病,且不说此剧有明确的现实意义。我们不妨避开是否因依循历史真实而创作的话题,仅从艺术欣赏角度来分析此剧。

依我之见,这部戏还是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准的。编剧挑选了两件均与汉文帝有关,且不寻常之事,使其构成矛盾冲突,从创作的出发点来说,这部戏已然成功了大半。其次,全剧在情节铺排上颇具技巧,例如从窦姬离别胞弟入宫到忍痛送他饮鸩归西,编剧就以姐姐为弟弟用淘米水洗头的细节巧妙地将前后剧情贯穿起来,一句淘米水合着离人泪,何时能再洗一回?既是伏笔,又有深意,很是耐人寻味。

此外,编剧很准确地把握住了汉初文景之治的社会历史背景,剧情发展明快,每一幕之间的衔接十分流畅,能在这种节奏下充分调动观众的情绪很见功力。比如赐毒酒这一细节:汉文帝虽仍要处死窦天意,但念其身份特殊,以及窦姬的深明大义,遂下令改赐毒酒、留其全尸。在我看来,编剧如此安排不仅巧妙地将前后剧情衔接起来,还有效地缓解了观众的情绪。伴随极富感染力的声乐背景,全剧始终为一种悲恸氛围所笼罩,尤其是别离、认亲、生祭这几场戏,非常动人。另外,此剧在主题立意上十分高明,重回舞台依然有其不过时的普世价值。剧中法为重,情为次廉洁为民等价值观都是当代社会文化生活中的强音,值得宣扬。

此剧不论从创作还是从演出效果来讲都已非常出色,不过,我以为剧中还是存在一些小小的瑕疵。比如剧中人物发展不足的问题。开场没多久,汉文帝就以孝义谦逊广心胸为由册封窦姬为后,可以说她一开始就被拔得很高,但我以为这也造成了她此后并无过多成长空间的问题。

首先,窦姬和汉文帝的感情发展交代得不够清楚,铺垫过少,且在两人因选后之事对戏时,汉文帝提到选窦姬为后,正因她母家无亲无牵挂,方能将,后党乱政巨祸免,实在有些政治牺牲品的味道,而不是让人可触可感的爱情。再者,从清河郡的采桑女到掌管六宫的皇后,这一剧情发展似乎过于顺利,并无太大的矛盾冲突,仅有孙通蒙骗窦天意羽林军到国舅府抓人实则是为扳倒皇后的说辞显得有些无力。若光依靠窦皇后跪谢贾大夫直言进谏、忍痛送胞弟归西等剧情来表现其深明大义,与她一开始就被拔高的设定比对来看,这些情节就有些过于理所当然,使艺术效果稍显不足。

清代戏剧家李渔曾在《闲情偶寄·结构第一》中提出戏曲应循一人一事,我们设想若以原先的《汉文皇后》为题,或许就将观众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到了窦姬一人身上,从她一路并不过分坎坷的发展线来看,对观众的吸引力可能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一个既无成长、又无退化的人设若被集中在主角的光环下,在我看来,是容易产生审美疲劳的。

除窦姬之外,剧中最该与观众同步成长的窦天意从剧情安排上也不尽如人意。他因寻姐受拐,为奴十二载,被奸商孙通欺压。但孙通为逃避重农抑商的新政打压使奸计将女儿孙芙蓉许配于他,仅用儿女私情就化解了窦天意本该复仇雪耻的心智。在我看来,此等深仇实应该苦其心志、激其奋发图强,但在剧情上,仅以两人迅速完婚就一笔带过,并不太符合逻辑。观众的确看到了一个由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底层人物向上爬的巨大成长,但我以为这一成长的问题在于只有出身的起点,没有发展的过程。虽然随后的剧情明示我们窦天意往退化方向发展,可他仅因孙通谗言蒙蔽,就失手杀死都尉的极速退化,在心理依据上似乎也不够充足。

总得来说,这部新戏在《汉文皇后》的基础上精简压缩了一些情节,并换用了更为年轻的演出阵容,以及全新的舞美灯光设计,使观众在视觉体验上大有提升。但真正的新意,我以为是平分了原先剧本的主角光环,借未央之意,更偏向于法与情国与民的戏剧冲突,从另一方面可说是集中提炼或升华了全剧的主旋律。因而从现场的观看效果来看,除了窦姬与胞弟的两次离别打动人心以外,全场更为出彩的桥段该属贾大夫的当朝进谏。在观众品味剧中种种矛盾冲突时,与始终正直不阿、忠心为国的贾大夫在气节上同思同进,可说是过足了忠臣贤良之瘾。我想,如此再回到文初谈及的现实意义,便不难体会到那支寓教于乐的主旋律的新意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