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杭州市作家协会

一部“情感与人性的胜利”之作 艾伟最新小说《过往》出版
  •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02日    字号【

《过往》艾伟.jpeg

2021 年 7 月,浙江省作协主席、杭州市文联主席、杭州市作协主席艾伟最新小说《过往》由浙江文艺出版社“KEY- 可以文化”推出。这是艾伟的最新小说,也是该社拟推出的“艾伟作品系列 ”的首部作品,受到文坛内外的一致赞誉。小说首发于《钟山》杂志,发表后即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国当代文学选本》《中篇小说选刊》等知名文学选刊杂志纷纷转载。其中包括国内综合性权威刊物《新华文摘》,全文刊载了《过往》。此外,小说的影视改编权争夺激烈,并计划在最近被改编成电影。此次推出的单行本,不仅在内文上再次修订,精装小开本和特别收入的四幅精美手绘插画也使得这部作品获得了更丰富、立体的呈现和表达。

一名越剧名角,一位“另类母亲 

“《十月》年度中篇小说榜 ”“中国小说学会年度小说排行榜”“《收获》年度文学排行榜”“城市文学排行榜专家推荐榜”……近年来的各大文学排行榜中,艾伟的作品频频上榜,不少还是占据榜首,瞩目十足。事实上,艾伟始终专注于小说领域的创作,长、中、短篇都佳作迭出,并在不同篇幅的作品中延续其对特定主题的关注,如:女性命运、凡人的“罪与”、家庭关系等。《过往》便是这样一部融汇了多种主题的惊艳之作。

《过往》讲述的是一位“另类母亲”的故事。这位另类母亲”是越剧名角,年轻时以一曲《奔月》红遍全国,舞台上光彩夺目,生活中却与三个子女疏远。在儿女眼中,她的身上有一堆毛病——“自私、说谎、逃避责任,可她一旦穿上了戏服,站在观众面前,这些毛病顿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她的光芒让这些毛病显得无足轻重。”晚年的她因身患重病,联络上久未联系的儿女,旧日生命中的一幕幕重现,关于过往的隐秘真相也逐渐露出水面。

《过往》是继《妇女简史》后 , 艾伟以女性生命成长与家庭关系为书写重心的又一力作。但与艾伟的上一部小说《妇女简史》略有不同,《过往》更多地瞄准了多子女家庭内部的情感关系。小说围绕父亲的失踪事件,以及母亲与子女之间关系转变的两条线索展开。不同人物以“当下”回望“过往”,在人生的重大抉择面前,亲情中本能的爱日渐显露,复杂的人性也随之纤毫毕现。艾伟以一贯敛容静气的叙述、持重沉稳的故事节奏,将藏匿于这个家庭内部的秘密层层剥开,细腻呈现时代社会的突变下,家庭生活中的“”与“真相”。

除此之外,这部作品再次呈现出一位优秀作家对于小说艺术的近乎完美的把握。重于“讲故事”的创作手法使小说并不艰涩难读,相反在叙事上圆融绵长,语言洗练质朴,因此极具艺术张力,以故事直抵人心。《过往》使文学回归到对人性的深层挖掘与勘探,评论家王干评价《过往》的比喻尤为恰切:“过往》如同一块巨大的钻石,同时拥有若干个可以闪烁的坡面”,道出了这部小说主题的深邃度和丰富性,以及晶莹透彻的语言质地。

艾伟:从人性中发掘“善与真”的勘探者

1966 年出生于浙江绍兴的艾伟,是中国当代中坚实力派作家,现任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杭州市文联主席、杭州市作家协会主席。著有长篇小说《爱人同志》《爱人有罪》《风和日丽》《盛夏》《南方》等,中短篇小说集《整个宇宙在和我说话》《妇女简史》等。

艾伟并非中文系科班出身,但与毕飞宇、东西、李洱合称为中国实力派作家“四重奏”,也是“新生代”60 后代表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多次获奖,其中《爱人同志》获“当代》文学奖”,《风和日丽》获“春申原创文学奖 · 年度最佳小说奖”,短篇小说《小满》《整个宇宙在和我说话》曾获“汪曾祺文学奖 ”“郁达夫文学奖”等,并多次荣登中国小说学会年度小说排行榜、《收获》年度文学排行榜榜首。除此之外,他多部作品的影视改编权也一直备受关注,如《风和日丽》曾在 2012 年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由著名演员李晨、马伊俐等主演;新作《过往》的影视改编权也争夺激烈,并在最近计划被改编成同名电影。

无论是《爱人同志》《爱人有罪》等“爱人”系列作品,还是将观察的视野缩小至一个家庭内部的最新小说《过往》,艾伟的写作始终重视对人心和人性的最大程度的开掘。他试图在展现人性的巨大张力,发现潜伏于内心深处的种种暗流,挖掘内心世界的巨大能量,并从中感知和探询人类的存在境域,发掘爱的本能力量。在他的作品中,文学性与思想性的高度融合,也铸就了其独特风格与特异气质。《过往》中的这位“另类母亲”,蕴含在她身上的“另类的爱”,复杂、深沉,看似“另类”,却充满母性力量。艾伟以此作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善与真”的故事,如评论家胡玉乾对书名“过往”的解读:“的拆解和审视背后,艾伟想要揭示和摹画的仍然是人,是人性的纠结与敞开,是心灵的接纳与释怀,是情感的回归与拥抱。从这个意义上说,《过往》也是人性的胜利。


信息来源:深圳晚报